234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234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7 06:59:4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梅称,胜天镇派出所告知她接到报警的时间是8月17日晚11点41分。和肖珍莉最后一次拨打电话相距50分钟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骆学兵比划着说,余某西和肖珍莉从大桥上游方栏杆处入水。桥面为两车道,宽度不过六七米。肖珍莉打捞出水处位于大桥下游栏杆下方,离他落水处仅仅一个桥面的距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梅曾就此向胜天镇派出所提出疑问,未能得到明确的答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晚饮酒的金家就在桥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封面新闻记者反复拨打事发当晚在场的关键人物沈某强电话,均无法接通。余某西则向李梅声称自己在昆明,封面新闻记者多次拨打他的电话,每次都被掐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月8日,封面新闻记者赶赴胜天镇,在李梅和骆学兵带领下来到事发现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疑点二:两人入水为啥只救起一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除了落水的时候可能擦伤至外地,肖珍莉从落水处到打捞处不过10来米,他的尸体上这么多伤是如何来的?”李梅认为,丈夫在当地做政府工程,承揽了公路、水利设施及流米寺旅游客栈等,“肯定得罪了同时想要承揽这些工程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事发当晚肖珍莉究竟喝了多少酒?是否喝醉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究竟是自己跳下去还是被人推下去的?为啥当晚赶到现场的派出所只救了余某西?”李梅开始了对丈夫死亡真相的追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