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9 13:40:1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南昌市检察院的检察员李某华,张玉环指控其在审查起诉及案件审理阶段中,在其身体有明显有伤痕的情况下,仍然纵容侦查人员,“尤其是在案件被发回重审之后,在没有补充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坚持指控,行为涉嫌玩忽职守罪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亲“要价”从最初2万涨到6.6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针对是否对张玉环案原办案人员启动追责程序,8月10日,澎湃新闻曾来到进贤县公安局了解相关情况,该局政治处工作人员称,相关事宜目前由进贤县委政法委统一协调部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依说,自己当时没钱,便进了一位老乡的皮具厂打工凑钱。但刚上班1个月,左手便被机器轧伤,之后回到南充,办身份证的事也就一直拖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9月17日,红星新闻记者陪同小依驱车前往西充乡下找到其父黄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依记得,当天到姨婆家接自己的,除了母亲还有父亲。“当时他们和好了,打算一家人去广东那边。”小依回忆,她被接到南充后,父亲回西充接上哥哥,然后一同乘车前往陕西安康乡下外婆家,接上在外婆家生活的姐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月18日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古楼派出所冯所长,对方表示,小依这种情况让派出所也很为难,因为小依没有在当地生活过,村里的人不知道这个人,“她说是她爸爸,但没有任何法律上的依据。他父亲不配合工作,大家几头为难。我们派出所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,都会尽力帮她办好。”冯所长说,小依需要上户到黄某名下,按规定需要提供两人的亲子鉴定报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年来,小依一直渴望拥有正常人那样的户口,为此她想尽了办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依也想过去法院起诉父亲而上户,但她发现,作为一个没户籍信息的人,自己去起诉父亲的资格都没有,因为法院无法为其立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黄某解释说,之所以要让小依出这笔钱,是担心小依母亲王某今后回来找自己麻烦,并称这笔钱会以小依母亲的名义存下来。如果小依母亲今后回来不要这笔钱,这笔钱就退给小依。黄某还称,今后不需要两个女儿照管自己,只要儿子负责照管就好了。